回家了

一转眼,已经回家好几天了。

回家的感觉真好。吃了妈妈煮的包面,还有香肠。今年的香肠特别好吃,麻麻辣辣的。等过完年带回五峰去,可以和伶俩好好的享受一下。

今天去幺姨家吃酒的,爸爸说想一家人一起走走,然后去坐公汽,所以就没有骑车。结果回来的时候,遇上了大塞车,一直从东河大桥堵到了石龙船大桥,结果一路上爸爸都被妈妈唠叨,呵呵,可怜的老爸。不知为什么今天会堵车,回想去年初二堵车,差点把我走瘸了。看来今年的情况只会有增无减,下次再去那边的时候,可得注意点了。

监考这两天

说实话,监考比考试累。

第一天去监考时,那个累哟,九年级的娃那是抄的胆大包天,抄的目中无人。我狠狠的收拾了几个男生,最后五分钟时收了一个女生的卷子,后来她哭了,我也没觉得对不起她,反正我提前五分钟发了卷子的。看着他们觉得挺好玩的,每个同学在准备作弊之前总是会“含情脉脉”的来看看监考老师,似乎是在告诉我们:老师,我要作弊了,请来抓我吧。好吧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有一个男生在准备作弊前扭头看了我两次,发现我都看着他,所以他没敢动,我心想:人家要作弊,总是要提供点条件塞。然后我很配合的在他第三次扭头时看到了别的地方,只用余光留意住他,果然,当他扭回头去的时候就迅速的拿出了一本书,我当然就毫不留情的过去给他收了。看来欲擒故纵这一招何时何地都适合呢。

经过第一天的交锋,第二天时,明显大家都老实多了。上午去监考八年级的,卷子发现来时,大家在很认真的做卷子,没有任何迹象,我想:恩,总是要先做会儿的,估计要半个小时之后会开始骚动。大约四十分钟死后,开始有人睡觉,但是没有任何骚动的迹象,我纳闷:难道这班学生作弊的技术这么高超,竟让我看不出任何苗头。然后我又再仔细的一一的审视了一番。还真没任何异样。下午监考七年级时,那些娃也是很乖滴,自己都呼呼的做,好些人做完就开始睡觉,我数了数,一个考场33个人,最后睡了差不多8个。

监考两天,第一天是在跟学生斗智斗勇,虽累也还有点好玩。第二天,完全是在耗时间,累还无聊。连着站了两天,腰痛。我记得军训那会儿军姿站了是脚疼来着,这会儿怎么就腰疼了,这是在提醒我“老了”的意思吗。还有一件悲催的事儿,我们在他们学校一共吃了四顿饭,除了早饭,另外三顿是一摸一样的,师傅是不会抄其他菜了是不是,连着吃两天一摸一样的,吃饭还有什么乐趣可言,还好只待了两天。晚上睡觉的地方,什么都还好,只是我们进去的那个门上贴了一张纸,然后纸上写了四个字:“花圈寿衣”。妈呀,我是要去古墓派么,好吧,平生不做亏心事,遇鬼同眠也不惊。那一刻我深深地体会了周校长在我们临行前说的那句话:“出去,你们是代表五峰中学,凡是都宽容一点。”

无论如何,总算是都结束了。明天开始改卷,改完卷子就可以走了,也不知道学生们考的怎么样。希望一切都好,大家都过个快乐年。

PS:苗,饼子,你们放假了也赶快回家,我在开县等候你们回来,为了给你们接风,我请你们吃饺子,凉面和喝凉虾去。大餐,饼子你请哟~嘿嘿

最后几天

今天是本学期学习的最后一天了。今天晚上我还有两节课。

明天早上我和伶就要一起动身去安城监考。在这么冷的冬季,“早起”永远是我的软肋。可是我斗不过生活,准备明天起早床吧。

舅妈和舅舅已经回开县了,舅妈说:“家里真是太暖和了。”我相信她这句话的参照物选的一定是武汉。而以我对武汉的了解,我相信此时我去了武汉我一定也会说一句:“武汉真是太暖和了。”所以最终的结论就是,家里比我这儿不知暖和到哪儿去了,回家的愿望又深深的强烈了一把。

昨天我买好火车票之后特地给老妈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要准备好吃的给我接风,老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放心,今年吃的可是多的是,香肠、牛肉、羊肉、牛肚……都准备好了。”我说老妈,我还有几天才回,可以不这么勾起我的食欲行不。

哎,再坚持一下,两天监考,两天阅卷,一天在路上。亲爱的,还有五天,我就回来了。

自我介绍

♬ tearainy

Author:♬ tearainy
The moon is still so bright
Beyond the hills the lamps shed the same light
The sky besprinkled with star upon star
But I do not know where you are

分类
最近发表
链接